点击关闭

宗教工作-宗教极端主义已成为东南亚地区安全与社会稳定的重大威胁-圆通新闻

  • 时间:

男孩吃面包身亡

總而言之,在反恐去極端化工作中,東南亞各國結合本國國情確立了符合自身實際的治理方案,實施去極端化干預,同時通過廣泛的政治、法律、社會、教育、經濟政策和措施,預防極端主義擴散。在嚴厲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基礎上,雖然各國去極端化的具體政策存在一定差異,但是剛柔相濟的治理理念、防範和干預並進的治理舉措體現出去極端化探索的重要共性。

普遍舉辦系統性去極端課程培訓

當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已對人類社會構成嚴峻挑戰,各國只有摒棄「雙重標準」,在反恐、去極端化工作中跨越文化差異和政治偏見,切實增進互信與交流,才可能更好地維護世界的和平與發展。

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已成為當今世界的一大公害,嚴重威脅世界和平與發展,嚴重危害各國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自「9·11」事件后,東南亞地區面臨著宗教極端主義滲透的嚴峻壓力。特別是隨着近年來以「伊斯蘭國」為首的國際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在當地擴散,東南亞地區的恐怖主義迅速抬頭並在意識形態上與極端主義日漸靠攏。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等國已多次遭受恐怖襲擊並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可以說,宗教極端主義已成為東南亞地區安全與社會穩定的重大威脅。

去極端化工作的主要目標並非僅僅是從肉體上消滅恐怖分子,而是要清除極端主義思想對一些人的毒害,使他們重新融入社會並開始新的生活。因此,教育與融入成為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措施。在去極端化工作中的幫扶教育上,新加坡主要由複原技訓管理局負責,該部門的職責在於為已經釋放人員創造工作機會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包括提高已釋放人員的就業能力、鼓勵社群積极參与、提供後期支持以及提高組織能力等方面。如提供技能培訓、開展「黃絲帶」系列活動、在住房和就業等領域進行幫扶等,為幫助去極端化對象實現就業。此外,新加坡內政部牽線聯繫當地合作企業,積極為相關人員提供在餐飲、物流等行業的就業幫扶。

普遍重視對極端主義進行打擊依法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進行嚴厲打擊,堅決維護社會秩序和穩定,是東南亞各國的普遍策略。例如,為應對「9·11」事件后的嚴峻反恐威脅,新加坡政府通過「社區參与計劃」推行全民反恐策略。通過全民參与,對恐怖、極端分子形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之勢。與之類似,馬來西亞近年先後發佈了《國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對抗國外恐怖主義特別措施法令》、《防恐法令》及《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賦予警方在先發制人、扣留恐怖活動嫌疑人等反恐工作上以更大的權力。印度尼西亞總統於2017年7月簽署總統令,授權司法人權部直接取締違反建國五原則、危害國家統一的激進組織。實際中,各國去極端化工作的成效差異也表明,這一工作高度依賴於國家性和強制性。即政府在維護國家安全、人民利益與發展道路的堅定意志,確保社會抵禦極端思想滲透、動用國家力量保障去極端化項目的強制施行。

(作者:李捷,系蘭州大學國家安全研究中心教授)

在這一背景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高度重視反恐去極端化工作,先後頒佈了反恐、去極端的法律規章和本國戰略。例如:新加坡頒佈了《反恐鬥爭:新加坡國家安全戰略》,將維護宗教和諧、去極端化的社會防衛工作作為該戰略全面防衛計劃中的重要內容。同時,新加坡先後發佈了《宗教和諧聲明》和《宗教和睦宣言》,明確倡導不同宗教間的和睦共處,反對宗教排他主義和極端主義。印度尼西亞政府發佈了《預防恐怖主義藍圖》,確立了預防、去極端化和保護三大戰略支柱。該戰略對去極端化工作進行了具體規劃,包括對涉恐犯罪分子開展溫和宗教教育、技能和再就業培訓、監禁外監控等措施。在相關戰略的指導下,東南亞各國在嚴厲打擊恐怖主義的同時,積極開展去極端化工作,以抵禦和肅清極端主義思想的毒瘤。誠然,國際社會並不存在普遍適用的單一去極端化模式,但縱觀東南亞國家的相關措施,卻可以發現一些特點鮮明的共性。

反恐、去極端化治理不能僅僅盯住極端分子這個「點」,更應該關注社會防範極端思想滲透的「面」,做到點面結合。為此,各國以專題性、系統性的課程培訓為重點內容,一方面進行針對性的法律及宗教知識培訓,在普及法律知識、增強法治意識的同時,糾正對宗教的誤讀,闡釋宗教極端思想的錯誤和危害;另一方面在社會防範中,通過公共教育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引導民眾認清極端主義的危害。新加坡政府專門成立「宗教改造小組」承擔該國去極端課程培訓。自2005年以來,該工作組已經進行了2000多次諮詢,舉辦多場會議、論壇、對話和通報會,重點對被極端主義曲解的核心教義進行了闡釋,並駁斥了IS等國際恐怖組織的蠱惑性宣傳。印尼政府則探索對恐怖分子子女建立安全屋的做法,通過針對性的教育計劃,讓極端、恐怖分子的子女擺脫極端思想的誤導,以及極端家庭的負面標籤,重新開始正常學習和生活。

普遍堅持打擊與防治相結合東南亞國家均在不同程度地實現了打擊與防治的有效結合。即對少數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分子在採取嚴厲打擊的同時,對極端主義思想蔓延傳播進行有效干預,以確保去極端化工作平衡推進。對少數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分子的剛性打擊,一方面是從組織層面消除傳染源,另一方面是對極端分子進行教育,在脫離接觸、轉變行為的同時尋求去極端化的認知轉變。在防治工作中,各國均在維護法治秩序、民族團結、宗教和睦及公平發展等方面開展社會幹預,並在參与主體、內容和方式等方面體現出充分的多元化和靈活化。例如,新加坡在其內政部的統領下,去極端化綜合治理模式由社會、心理、宗教三大模塊組成,極端主義的所有被拘禁者和受限令監督者必須接受全面的干預和教育。同時,這一模式也大力發揮社區、家庭在去極端化工作中的幫扶和感化作用。馬來西亞去極端化項目由皇家警察局主導,聯合監獄部門、伊斯蘭發展署、社會福利部門、國家救濟中心等機構共同推進,模式以監獄為基礎,目標在於通過康復和輔導項目實現極端分子的溫和化,消除極端主義思想的影響。

東南亞地區反恐去極端化的理念與舉措

我國新疆依法設立教培中心,開展教培工作,在理念和舉措方面與東南亞國家的去極端化做法存在許多共性。一方面,通過依法嚴厲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切實維護了新疆的社會穩定和人權發展進步。另一方面,堅持寬嚴相濟,對受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影響的人進行教育挽救。實踐證明,這些有益經驗為國際社會開展反恐、去極端化工作作出了積極貢獻。

普遍重視去極端化與增加經濟機遇相結合

今日关键词:王一博方否认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