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快3大小如何计算-xxoo游戏-上高新闻
点击关闭

成员SNH48-在李艺彤首次拿下总选后的这一年里-上高新闻

  • 时间:

光头警长游王府井

在李藝彤首次拿下總選后的這一年裡,她完成了不少團體之外的個人嘗試。先是在《追球》電視劇中扮演了女二號,展現了青春熱血的運動形象。接着又在新戲《美人暮白首》中,首次出演了古裝武俠角色,如願扮演了自己嚮往的「白玉堂一樣的大俠」,在影視領域有所嶄露頭角。

李藝彤,抵達偶像頂點之後按照總選的規則設定,李藝彤在蟬聯冠軍后,將成為繼鞠婧禕后第二位榮升SNH48G明星殿堂的成員,她也將走齣劇場成立個人工作室,不再參加明年的總選,從養成偶像逐步轉型為獨立藝人,正式開啟自己全新的藝人生涯。

對於偶像產業而言,新老交替一直是重點。根據八年合同,2012年簽約的一期生將在2020年集體畢業,這也意味着今年是她們的最後一屆總選。包括戴萌、孔肖吟、李宇琪、莫寒等人在內的一期生,在本次舞台上合體表演了《支柱》 ,逐一發表了「告別演講」。

從資源看,鞠婧禕作為SNH48粉絲圈外知名度最高的成員,「單飛」之後,個人影響力得到了顯著提升。沿着鞠婧禕的發展軌跡,作為SNH48G第二位獨立藝人的李藝彤,會拿出一份更亮眼的成績單嗎?

但這一模式足以應付如今競爭慘烈的偶像市場嗎?答案只有交給時間來證明。

可以看到的是,SNH48G在進行「戰略性回收」,不論是隊伍的精簡,還是資源投放的減少,都在集中優勢打造影視、綜藝、音樂三個領域的高水平作品,一邊鞏固自己頭部成員的地位,一邊帶動分團後輩成員的接力。

惹人注意的是,退出本屆總選的黃婷婷、馮薪朵、趙粵、陸婷四位成員,在7月18日聯合成立了公司「上海夜櫻貿易中心」,股權都是各佔四分之一,公司經營範圍包括服飾、化妝品等。這似乎在換一種方式告訴外界,這四位缺席本次總決選的女孩,她們未來將很大程度的捆綁在一起。

另一方面,她們要面對更多來自網絡綜藝中其他偶像團體的競爭與蠶食,而SNH48並沒有顯示出足夠的「統治力」。參加《以團之名》的10位練習生遭遇了「團滅」,《創造營2019》的5位成員同樣未能出道。

第六屆總決選在7月7日公布的中報里,外界很快發現不僅曾經穩居前三的黃婷婷不見蹤影,馮薪朵、陸婷、趙粵、林思意等熟悉的名字也沒有出現在中報榜單中。#中報沒有黃婷婷#的話題也很快登上微博熱搜,一時間議論紛紛。

北京、廣州分團崛起一家獨大格局還能持續多久從整體的投票情況來看,今年總決選最讓人欣喜的是,SNH48兩個姐妹團BEJ48、GNZ48正在崛起。不同於SNH48在歷屆總選中一家獨大,本屆總決選呈現出「三團分立」的態勢,分團之間逐漸形成了良性競爭。

其實黃婷婷等人的退選早有預兆。2019總選投票通道於6月8日10點開啟,黃婷婷發出的拉票微博相當平和,不同於去年直言「我要第一」,和李藝彤展開冠軍爭奪的激烈。這次粉絲統一表示與我們無關,應援會和打投組也都沒有進行相關投票號召和集資活動。

一直以來,黃婷婷等成員的排名相對固定,正面與李藝彤交鋒未必能搶得今年總決選得第一把交椅,而退選其實是起到了保存實力的作用,將這部分成員的粉絲「養腎」,明年在李藝彤和一期生不再參選的情況下,可以幫助自己的偶像在下一屆總決選獲得理想的名次。

作者|楊   雪對於SNH48、BEJ48、GNZ48三大團體的200多名成員和她們的粉絲來說,2019年的這個夏日也許會改變很多人的命運。

縱觀本屆總決選,GNZ48共有12名成員進入第六屆偶像年度人氣總決選 TOP48席位,「進圈」人數比例同比去年增長近10%;BEJ48則有10位人氣偶像進入TOP48,段藝璇更是獲得第三,首次有分團成員成為「御三家」。儘管 SNH48佔據了26席和冠亞軍的位置,仍然保持了明顯的身位優勢。但北廣兩個分團「入圈」人數穩中有進,這可以說是一個好苗頭。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數娛夢工廠。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其實BEJ48成員都有較強的藝能實力,不乏美聲、音樂劇、播音主持等專業的科班出身,更是利用北京集中的演藝資源,加大線下劇場表演力度。而GNZ48則以運營揚名,無論是平時的劇場公演,還是線上的日常直播,都在尋求編排的創新與突破。

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李藝彤與更早出道鞠婧禕之間的比較將不可避免,後者自2017年底成立個人工作室后,在影視劇方面頻頻發力。2018年,鞠婧禕出演古裝劇《芸汐傳》的女一號,但反響平平。2019年,她主演的神話劇《新白娘子傳奇》和民國劇《請賜我一雙翅膀》相繼播出,拍攝了三個月的古風校園劇《雲上學堂》也剛宣布殺青,還將擔任古裝劇《如意芳霏》女主角。

但也有觀點認為這或許是SNH48 Group的有意為之,由於二期生中的四大票倉——黃婷婷、馮薪朵、陸婷及趙粵集體不參選,導致本次總選票數總體票數下滑明顯,入圈門檻大大降低,第一梯隊進行大換血,也使得二三梯隊成員粉絲的積極性更為高漲。隨着一二期成員的合同相繼到期、陸續畢業,後輩成員的延續才是SNH48 Group的未來。

為什麼變相退出本次總決選?一部分粉絲覺得支持偶像不只有總選這一條路,與其在總選中耗費「真金白銀」,不如購買代言、支持雜誌、進行生日應援等方式更好的表達支持,應援會因此也沒有進一步組織投票。

此外,李藝彤還推出了首張個人EP《那好吧》,並登陸《中國音樂公告牌》進行打歌表演。代言和綜藝方面也延續了良好的勢頭,她與半畝花田、企鵝FM、哈爾濱啤酒、飛利浦等多品牌進行了推廣合作,並帶隊參加《天天向上》等綜藝節目。

李藝彤的登頂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而是一路伴隨着巨大的口水與爭議,並在2017年第四屆總選時達到了頂峰。那一年李藝彤以18303票惜敗於鞠婧禕,屈居亞軍的她用一種外界不曾預料到的姿態,手指冠軍寶座,霸氣的喊話「這個座位明年一定是我的」。一夜之間,關於她「狠、狂、性格差」,還是「熱血、耿直、中二少女」的爭論席捲了整個網絡世界。好在一年後的第五屆總選,李藝彤如願斬獲冠軍的紅色披風,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7月27日晚,中國超人氣偶像團體SNH48 GROUP第六屆總總選落下帷幕。李藝彤繼續蟬聯第一,而今年的第二與第三名卻出人意料的落在了來自SNH48的莫寒、和BEJ48分團的段藝璇手上。 隨着2018年「偶像元年」的開啟,選秀節目批量式造星,無數偶像團體爭相瓜分市場,不免給作為頭部偶像團體的SNH48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在這個夏天的總決選上,絲芭傳媒宣布SNH48 Group(即SNH48+BEJ48+GNZ48+ Idols Ft)將選拔成員參加愛奇藝的《青春有你·第二季》。 如果把一年一度的總決選看作分水嶺,那麼在這一天過後:李藝彤需要考慮自己如何轉型成為一個獨立藝人?黃婷婷們退選后要如何復出面對來年的總決選?來自北京、廣州等分團成員要如何「出村」獲得更大關注? 圍繞這些,絲芭傳媒都迫切需要開啟一場「新的旅程」。

回顧李藝彤的出道歷程,她的成長軌跡無疑比鞠婧禕更富傳奇色彩。在2013年參加了SNH48二期生的招募下,李藝彤初入團時是一個沒有多少舞台鏡頭的替補成員,但她巧妙利用微博等社交媒體,塑造自身「段子手」形象,並在隨後展現出許多的綜藝天賦,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初期粉絲,參加總決選的名次也一路高陞,從第六名、第三名、兩屆第二名再到蟬聯第一。

與之相對應的是,成長中的後輩們從前輩們的羽翼後走了出來,發出了一番「豪言壯語」,將接過一期生手中的接力棒,在未來成為SNH48的中流砥柱。

然而五個分團多達三百多位成員,很多女生淪為了「背景板」。SNH48也遇到了發展的瓶頸期,在其他女團的衝擊下,影響力與份額被不斷蠶食。於是絲芭傳媒在第五屆年度金曲大賞上,進行了全團戰略大重組,解散了人氣低迷的SHY48和CKG48兩個分團,將解散成員安置到北上廣,重新回歸三團模式。

成立於2012年SNH48,向來被認為是絲芭的大本營,也誕生了鞠婧禕、李藝彤、黃婷婷等人氣選手。絲芭傳媒在SNH48較為成熟的模式基礎上,於2016年推出了BEJ48(北京)、GNZ48(廣州)兩個分團,2017年又再接再厲推出了SHY48(瀋陽)、CKG48(重慶)兩個分團。

黃婷婷們變相退出總決選背後

對於新人而言,她們面臨的是一個更加複雜而充滿競爭的局面,一方面是絲芭傳媒的C輪融資停在了個27月前的2017年5月,在這個文娛產業的資本寒冬中,商業模式尚不明朗的偶像產業要如何存活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今日关键词:那英遭网红偷拍